专题专栏
首页
>新闻中心>专题专栏>匠心铸品牌、实干争一流

“奖状”背后的光芒

 作者:邹径纬     来源:本站      浏览次数:  时间:2013-07-04 00:00:00  【字体:


  2013年4月28日,一公司霍永二标项目部获得山西省 “五一”劳动奖状,成为今年霍州至永和关高速公路东段全线唯一获此殊荣的单位。他们捧回“大奖”的背后有着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从笔者近日对项目部一天的走访可见端倪。

(一)

 时间:9点58分。笔者在位于霍州市永安路上的霍永二标项目部门口,看见6个停车位上仅停着一辆挂着川a牌照的黑色轿车。办公室主任曹加杰正在那里跟这辆车的车主交涉,要求他把车挪走。
  “再过两个小时,工地上的车就拉着职工回来吃饭了。不把它撵走,我们的车就没有地方停。”直到那辆私家车离开走远,曹加杰才缓步进入办公楼。跟着曹加杰从一楼大厅穿过二三楼的生活区,到四楼的办公区,整个过程没有见到一个人。在四楼,曹加杰相继推了工程部、安质部、物资部的门,有的紧锁着;有的推开后,里边也是空无一人。他告诉笔者,项目部目前正处于悬灌梁施工 “大干”阶段,安全、质量、工期压力很大,除了 “老弱妇孺”留守项目,其他人基本都在工地上忙活,部分技术员、安全员以及司机甚至住在了施工现场,办公室每天要向工地送30多份盒饭。

(二)

10点27分,接到曹加杰电话的技术科长梁超从工地赶了回来。这位技术科长身体强壮,皮肤黝黑,讲话严谨并始终保持着自信的微笑。
        梁超介绍,霍永高速公路东段工程起点以西9.3公里处,有一个名为圣佛的村庄。在那里,南同蒲铁路、新老两条108国道、汾河犹如长蛇,一条挨着一条呈南北走向,平行挤在不足一公里宽的区间内。霍永二标项目部的施工任务就是上跨 “长蛇”,开辟一条畅通无阻的 “绿色通道”。
      “虽然项目管段不工仅1.4公里,但是施工技术难度和安全风险都很大”,梁超指着墙上的工程施工图说,汾河大桥最高墩达75米,12个主墩平均墩高超过60米,在霍永高速公路全线属于最高墩。主墩跨度120米,为1连9孔,说到这里,他特意引述了去年12月份山西省交通科学研究院桥梁所所长李润成的一句话:霍永2标项目部担负的工程是全国刚构连续梁孔跨最多的工程之一。
       南同蒲铁路以及308国道既有线上密集的车流,对上跨悬灌梁施工干扰很大。为说明这一问题,梁超从抽屉里翻出4张写满南同蒲铁路列车经过12号桥墩作业区域的时刻表,上面显示不含临时加开的列车,每天有223趟列车从此经过,大约每6分钟一趟。而施工要求规定,列车经过之时,塔吊、拆模等施工作业必须暂停。

(三)

12点整,笔者在一楼餐厅遇到了安质部部长杜元勋,吃过午饭同他一道坐上了下午前往工地的第一趟车。
        12点37分,汽车行驶了大约10分钟后,在离跨南同蒲铁路施工的12号桥墩附近停了下来。杜元勋指着不远处山坡上一个穿着白色外套、黑色裤子,像 “标杆”一样挺立的人说,那是1981年入伍的老铁道兵职占军,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列车通过作业区域前,用对讲机通知负责梁面施工作业的工班长,再由工班长发出暂停作业的命令。
        在圣佛车站,项目部安排了3名调度员,24小时监控过往车辆。一旦有列车经过,他们将在第一时间通知职占军。按照常理,职占军只需坐在工棚里拿着对讲机喊一声,在本子上记一下就算完成任务,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他把“办公室”搬到了既能看到列车又能见到作业人员的山坡上,在向工班长传递列车过往的消息后,总会再冲着施工方向喊上几嗓子,提醒作业人员。好像只有这样做了,他才感到放心。
       “2011年底,12号桥墩开始施工的第一天,这位 ‘老兵’就站在了这里。长期说话,嘴巴干了,嗓音破了,我们都很心疼,不少安全员不止一次的提出要跟他换岗,他总是以年轻人办事不牢靠加以拒绝。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他是不想让年轻的安全员受这份罪。”说到这里,杜元勋的眼睛有些发红,将头转向了一边。

(四)

13点53分,引桥梁面上,十多名头戴黄色安全帽的工人正在切割钢绞线。现场副经理降永强刚刚巡查至此,他笑着说: “我每天必须在工地上呆够18个小时,这是项目经理姚军军下的死命令。”
       像降永强一样,每个主墩至少有三个人日夜把守,他们分别是技术员、安全员和试验员。项目施工的程序规定,只有这三个人同时到位,施工生产才能进行。
       15点42分,18号桥墩悬灌梁施工现场,试验室主任向宗明正站在泵车旁,等候着混凝土入模。他说,受运距、工序、气温等因素的影响,混凝土在入模之前,坍落度、和易性等指标可能会发生改变,试验员把好混凝土入模这一最后关口是确保工程质量的关键。
       16点3分,笔者在得到安质部长杜元勋的许可后,穿过24米长的安全隔离带,进入到施工简易电梯,经过一分多钟筛糠般的全身抖动后,到达了70米高的18号主墩梁面顶部。
       一个扣着安全帽、身着t恤衫、体形消瘦、皮肤透黑的小伙子正在跟三角挂篮上作业的工人说着什么,他手上那双发黑且磨破的白色线手套格外引人注目。他叫熊晓峰,是18号桥墩的技术负责人,其工作是监督指导梁面悬灌梁施工和桥下钢筋加工,每天至少上下桥墩5个来回。
       电梯是在桥墩完全建成后才修建的,在此之前要到达桥墩的作业面,全靠手攀脚爬。熊晓峰说,爬 “楼梯”到70米的作业面,他大约需要10分钟,中途只用休息两次。笔者根据熊晓峰每天攀爬的次数和桥墩修建的时间保守估算,他攀爬18号墩的直线高度超过30000米,相当于攀爬百层高楼100次。
       从桥墩上下来,笔者在一旁的钢筋加工区见到了项目经理姚军军。 “白天不在工地上转,晚上就睡不着觉”,姚军军坦言,高空作业,尤其是跨 ‘三路一河’悬灌梁施工中的安全风险让他感到压力很大……
       18点30分,曹加杰将作业人员的晚饭送到了工地,此时,离今天下班时间还有5个小时。在同曹加杰一起回项目部的路上,他问我是否知道项目部获得 “五一”劳动奖状的消息,我重重地点了点头,霎时一股酸楚心头泛起,直冲眼鼻。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