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苑
首页
>企业文化>文化艺苑>岁月随想

友谊,一眼千年

 作者:武桂琴          浏览次数:  时间:2020-03-23 15:42:04  【字体:

《诗经·卫风·木瓜》有云“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一场友谊,若果随着时间流逝,信任和默契从不曾衰减,那番永以为好的情谊,便是人这一辈子在兜兜转转中几经锤炼,依然能够相信的那部分真。

暑假里,中学同学兴致勃勃举办了一次聚会,可惜没有时间到场,却被聚会的各种照片、视频轮番混炸了好多天。那些天忍不住时不时地回忆起从前,有多少少年如今变了模样?有多少记忆埋在时光的深井里,如果不碰便永远也不会醒来?又有多少青春的友谊散落在了天涯?那些人中有曾经以为会永世为好的发小,曾经一起分享少年心事的小知己,曾经意气相投的铁杆,那些年曾经以为铁箍一般的友情,以为坚如磐石的心志,后来都被时间投放到遥远的过去里,纵然如今信息便利,期间和一些人经过寻寻觅觅又接上了头,但到底敌不过时空隔阂之下的疏离,再往后就变成了囤在朋友圈里的情怀,不逢紧要事宜,便是问候请安也免了。

友情,是极具时效性的情感。当一个人的世界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停变换,时过了景迁了,曾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义便会被沥干水分,再难保持曾经的饱满鲜活,而那些经过岁月风剥雨蚀之后依然守在原地、能够不离不弃跟随自己多年的友情,一定是生活给人的至臻馈赠,是为投缘。

我总觉得是友谊扩大了我的心里疆界。是友人的情深为自己构建出更多安全的边界,因为有那样的边界在,对世界的心虚不知不觉减少了几分,对未知与陌生的惶恐也会减弱几分。因为真挚的友情是这样的:如果你需要时它在,义无反顾地在,你不需要时它也在,不露神色地在。拥有这样的友谊,会让人的底气也厚重起来,不免生出有何惧哉的豁达来。

每一个人一路走来都会伴随着不断的失去,走着走着,很多熟识会被留在原地,很多相识会变成历史,彼时的友谊,能够一路尾随到此时的,真的不多,如果保有了便有了“一眼千年”的意味。很象我们用手紧紧攥住沙子时,最终留在手心里的那几粒,它是历经很多次可能会溜走的排列组合幸存下来的。

那些从结交起就再没有放下过,不管彼此身在何处,不管落魄与发达与否,没有被时间覆盖,也没有被地域隔断的友情,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就是纯粹地“合适”,是在彼此心里都觉得无论怎么安放它都是“合适”的,这种信任,可能谁都没有说起过,但是都做到了,是为不舍的情谊。

看电影《少年的你》时,看到陈念和小北面对经验丰富的警察核对口供,彼此笃定地选择了他们的约定,并没有被大人们诱供成功,那一段儿细想非常令人感怀,陈念和小北般的坚定,在我们的一生中,实属不可多得。无论发生了什么,你既能确定对方不会变,还能确信自己也不会变,这样的情感它是爱情也好,友情也罢,终究不易,尤其在成年人再也不肯天真的世界里,辜负往往更符合人性。所以,如果有一些友谊经过岁月沉淀之后,稳妥妥地始终伴随在自己身边多年,抵抗住了时间和外力的侵扰,那已经成为很高级的信任,哪怕平时没有很热切的联络,没有日日殷勤的问候,也没有无边无际的你来我往,但是你相信的,那份情谊它在,无论你奔走多远,它不会散落至天涯,只要需要,它就会出场。那就是我们想要的小确幸无疑了。

有的友情,大约用传奇里的歌词来形容也是贴切的,“我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感谢相遇、感谢缘分,感谢那一眼,从此我们老友所依,彼此珍贵。感谢这些年始终未曾走远的友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