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新闻中心>下属单位动态

〇〇一号“红手印”摁下之后

 作者:邹径纬          浏览次数:  时间:2020-08-15 08:51:45  【字体:

日前,一公司漳武高速公路A3项目部试验室驻地,主任易云刚分配完第一期15万元承包兑现奖,8名见到“回头钱”的试验员便兴冲冲地争抢着请客。此时,距离易云在一公司编号为“001”的《项目试验室费用承包合同》上签字画押整好一年。时过境迁,一切都在改变。

去年6月,伴随着企业体制机制改革,一公司启动了项目试验专项技术承包试点工作。承包设想:以新上项目为对象,测算试验总成本,将80%的成本费用承包给试验室主任,用过去40%的人干100%的活,实现收入翻番目标。

“我们并不想当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可没想到会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易云一开始和试验员们商量此事,所有人都顾虑重重。有人说,枪打出头鸟,等一等再说;有人说,看着是馅饼,进了套就是陷阱。一时间,他进退维谷:不干吧,心有不甘;真要干亏了、赔钱了,怎么给手下、家人交代?

就在他犹豫不决之时,公司试验室主任苟云龙和项目负责人王建东轮番上阵,一天两三遍地打电话,最终将易云哄上了“贼船”。

漳武高速公路A3项目部合同总额7.87亿元,测算的试验总成本602.5万元。经过几番讨价还价,双方最终以482万元的承包价格达成协议。

“摁‘红手印’那一刻,我脑海里瞬间浮现出40多年前小岗村签订土地承包责任状的画面。”易云说,心里既恐慌,又兴奋,还有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曾经因收入偏低准备离职的试验室副主任申彦栋,选择留下。他细算过一笔账,承包模式下,如果不增加编制且施工管理顺畅,保守估算,自己每月平均收入至少增加3500元,较过去增长了近50%。

试验室现有的9个人能不能拿下过去需要十三四个人才能拿下的活儿?易云团队用行动拉直了许多人心中的问号。承包一年来,所有人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施工高峰期,有时每人每天睡眠时间仅有6个小时。为了减少人员分食“蛋糕”,他们捎带手把资料员、司机、保洁员甚至厨师的活儿都给干了。

“以前是吃大锅饭,卖力不卖力一个月都是那么多死工资。现在不同了,多劳多得,大家心里敞亮。”试验员闫良用“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做比喻,形容承包前后的状态。

按照试验承包内部分配原则,人员收入分配比例与能力、贡献直接挂钩。与此同时,一公司还赋予承包人灵活选择试验员的权限,这也就意味着出工不出力的试验员随时都有被辞退的风险。

项目试验承包不仅提高了效率,还掀起节俭之风。天气不太热,空调能不开就不开;所有人的打印机默认为双面打印模式;试验室甚至购买了石块切割机,打算做全标段的石块来料加工生意……用易云的话说,“交够了国家的,留足了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理念不用宣贯,早已深入人心。

看到漳武高速公路A3项目部试验室尝到了甜头,一公司近期又有6名项目试验室主任在承包合同上摁下“红手印”。苟云龙设想:不远的将来,试验承包人将开启区域“一对多”管理模式,推动全公司试验人员从行政命令调配向市场需求调配转变,最大限度盘活人力资源,提效增收。与此同时,一公司新上项目的试验总成本至少降低2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