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苑
首页
>企业文化>文化艺苑>岁月随想

离 别

 作者:王慧春          浏览次数:  时间:2021-09-07 16:55:36  【字体:

一小段女儿发来的微信语音,让我潸然泪下——

女儿讲述,一位送孩子来西安上大学的爸爸,背了20斤的东西,上新闻了。我知道,女儿是想告诉我,一方面她在发愁,几天后去大学报到,有更多的东西,要从一楼自己搬到三楼。另一层意思,嗔怪我啥都要给她带,以致大包小包那么多,一时间,在女儿踏入大学校门之际,内心的离别之情涩涩的。

养儿才知父母恩。忆起自已第一次离家,第一次乘坐火车,那时候还是绿皮火车,到千里之外求学。早晨四点起来,父亲用我上学时骑的凤凰牌自行车,把我带到三十里外的县城火车站,父亲一个人扛起大大的行李,我跟在后面,左顾右盼,车站硬化过的平整路面、呼啸而过的火车汽笛声、小卖部扑鼻而来的早餐香味等等,让我应接不暇。父亲一声“哎呀”,我才注意到,行李太重,滑倒在地上,我顺手一扶,便又跑到候车室,看火车票长啥样,列车员如何检票。一路坐火车到了石家庄,去了学校,我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父亲带着我安顿好一切,第二天,我一出宿舍楼,便远远地看到父亲在向我招手,急切地告诉我,回宿舍就找楼前的蓝球场、去食堂远瞅那一片小树林,便一边向我挥手,一边转身赶路。如今,女儿要去上大学了,要离开我,才深知父亲心中万千的担忧和不舍。

整个夏天,我就一直忙叨着,给女儿准备上大学所需的东西。她即将远行的日子,一天天地逼近,我更是紧张不安,神情沮丧。我终于明白,她不再是天天在我身边的小女儿,我看着她,她望着我,我们都知道意味着什么,她知晓我的感受,因为她有同样的感受。她开始自己打包,这一样不用带,那一样也用不着,搁在了一边。“你怎么知道不需要呢?!”我着急了。她也坚持“我就是知道,你去一边休息去吧!”外面打雷了,我们停止了争吵,明亮的房子立即被黑暗、忧伤、静寂的气氛所笼罩。要下雨了,我抬头望着她,那双藏在眼镜后面、曾经一眨一眨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泪花。她竭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因为她不想让我看见她哭,但我看见了。

上路了,行李早把车塞得满满的。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会喜欢大学吗?”“我会过得好吗?”“我的室友会是什么样子?”车子已经停在了她校门口,由于疫情,不允许我们家长进入,她由学姐带着向里走去,我空寂的心落到了最低点,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流,心里还在一遍遍地说着,想嘱咐但没出口的话:大学校园,新鲜而陌生,但你要树立志向和目标;大学是人生的加油站,要吸取更多的能量,将来走更远的路;成长本身就是一场苦痛,要经得起风吹雨打;妈妈愿你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并肩前行……

在校门口呆了好久,我悻悻离去,回到家中,直奔她的小房间,空旷寂寥,女儿的电话响起,一声“妈妈”,我声泪俱下。

秋风清,秋月明,夜静心不静。往事重忆,我与爱人,同是工程人,一次次地离别,已尝尽人生最苦是离别的各种滋味,但离别是为了下一次的重聚,与女儿也一样,期待相见,在未来某一天!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