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苑
首页
>企业文化>文化艺苑>岁月随想

强毅谦谨静

--读《曾国藩传》

 作者:田永长          浏览次数:  时间:2020-12-29 16:42:16  【字体:

近新置得萧一山所著的《曾国藩传》一书,零零散散,碎碎片片,终是一遍细读,二遍具体理解,三遍梳理,把它读完了,阅读的步骤可能不大合理,但获益甚夥,更有所感悟。节选部分所感所悟,尤其关于个人修身,肤浅做个总结。

一是做人要强。强在立志、力行、能达。虽然个体之间在出身上有所差别,有的人一出生就占有更多的资源,但世间本无现成之人才,亦无生知之卓识。为人,首当的是要立志,立志要强,是为源动力。正如曾国藩说:“人苟能立志,则圣贤豪杰,何事不可为,何必借助于人?”立志则有目标、有方向。实际上每个职业都是有着比较明确的发展路径和目标,难的可能是应该怎么做,在这一点上,曾国藩早年的修身十三条给着我很大的震动。其中“早起:黎明即起,醒后勿贪恋;谨言:刻刻留心,是功夫第一;保身:节劳节欲节饮食,时时当做养病;月无忘所能:每月作诗文数首,以验积理之多寡,养气之盛否,不可一味眈着,最易溺心丧志。”这些最是触动。由此学习,按其行事,早起把偶尔的一两个早上偷懒去掉,趁早“养生”,对自己的身体时时“养病”,多喝水,勤添衣。人有身心二部,于身之健康,则需多做锻炼,于心则应适时放松,两者相得益彰、一坏则都坏,需衡平把握。再思曾国藩“癣疾大作、彻夜不能成寐”时依然能作诗文,现在已经二十三岁的我,说小也不小了,如果一直都是扶墙摩壁,役役于截搭之中,将来时过而写作仍不精进,必会悔恨于失计。由此,不可不早作打算,在力求博观约取的过程中得慢慢的主动思考,能动的学习。

立了个人的小志,也不可不立个“大志”。正如罗泽南言:“不忧门庭多故,而忧所学不能拔俗而入圣;不耻生事之艰,而耻无术以济天下。”我肯定是不敢奢求这样的大志,但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呢?更何况自己是在多少人的无私帮助下成长到现在的,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小小我,至少也要做些小益事吧。最后,立志、力行,目的都是最后能达,就是得把手上的事办的妥帖,让自己的所思所想行得通、能变“现”,当时间行至个人规划的节点时,能了无遗憾,能做到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一同实现则更好。

二是行事要毅、要谨。行动,是影响着我们成长的持久力,但行不间断,何其难也。就像电影《乘风破浪》里的那句台词“听过许多道理,却依旧过不好此生”所衍射的道理,为什么过不好?因为坚持不住,守不住一个“毅”字啊。得靠把自己的所思所想最后变为现实,且持之以恒才行。行有不得时则反求诸己,专注自我精进才能自我实现。

至于谨,个人浅显的认为可分为谨言、谨行。谨言就如曾国藩言:“苟有试而誉人,且人引以为重,若日日誉人,人必不重我言矣。绐人自欺,灭忠信,丧廉耻,皆在于此,切戒切戒。”话多并不就代表沟通有效,凡事说话都先过过脑子,谨言又不止是少说、认真说,更主要的是要注意说话能否达到效果和对当事人的影响。再读曾国藩与慈禧之对话,则深感工作应做在平时,同时切勿自以为是,做事说话要求实,不可想当然,更不能说假话,说些做些本就不存在、不应有的话最容易坏事。谨行即三思而后行,做到威而不猛。但又不可过谨,谨其所不必谨是为琐碎,导致遗大务小,至于其中的度,当实践以思取舍。遇事先具析之,谋定策略,不用仓促反应并做出决定。凡事留有余地,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虽可能不尽完美,但总归有助于长远。

三是修己要谦、静。概本书始终,一“谦德”触我最深,沁我最多。读《曾国藩传》,每知晓一个个地方仅几十年间所发生的事情,便感自身渺小致微,不禁感慨,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个人犹如沧海一粟,由此不得不尊敬所有,所以要谦。在工作、学习当中,最要虚心,随时都应虚心请教,以期联络一气,且总以除傲字为第一要义。同时又要静,若不静,省身也不密,见理也不明,都是浮的。当静下心来,深吸一口气,思考思考,才知学为圣贤,全由自己做主。事业的成功往往不可捉摸,变量很多,一定程度上是属天之命,但学问道德是可以困勉而得的,要靠自己。浅思两者关系,唯(真)谦才能静,才知不满,才让人心安,才能进步。从“静、谦”下手,做一番修己的功夫尤为必要,也甚是漫长。

纵观以上三个方面。强毅为刚,谦谨静为虚,正如著者萧一山说的那样,一则表示“为善固执”的求是精神,一则表示“虚怀若谷”的宽容精神,二者似矛盾非矛盾,乃观点不同耳。只有二者合一,乃得刚柔互济之效。

读一书,可得营养之多少,因人而异,唯恐得之甚少,只见吉光片羽,不能提纲挈领,有愧此书。更恐感悟是有,有了其心,而无其能,陷于宏达叙事当中,能言未必能行,就最为可悲了。于我而言,重在梳理内心,踏踏实实做成事。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