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专栏
首页
>新闻中心>专题专栏>管理之声

入职30年细谈绝对服从

----给新入职员工的一点心里话

 作者:张永胜          浏览次数:  时间:2020-07-16 16:03:03  【字体:

多年读书,一朝入职,如果有人在你人生新起点告诉你:

从今天起你要放下个性,学会服从,服从是管理之母,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美德。对权威的服从百分之百正确。要把服从训练成本能,训练成习惯。组织里不需要个性。为了培养服从意识,你要切记避免“对自己的直接上司作任何贬低的评论。”“不要传递那种不受上司欢迎的文件或报告,更不要发表使上司讨厌的讲话。”甚至要“养成公务员的性格,坚信当权者是完美无缺的人,是有识之士,对当权者不要作任何怀疑。”明白在组织里我们不过是枪里的一颗子弹,枪就是整个组织,枪的板机由上级来扣动,是他们发射我们,他们决定打谁,我们就打谁。上级决定的是什么事,就坚决服从,不找借口,努力执行,绝不表现自己的聪明。

    听完这些话,你什么感受? 在我看来,这些话有的靠谱,有些刺耳,甚至讨厌,这和浸染和教化我多年的诸如做老实人说老实话;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除了上帝没有偶像崇拜;众人之诺诺不若一人之谔谔;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人格平等,我有表达不同看法的权利;敢于质疑,挑战权威等箴言信条格格不入。甚至觉得这些这些入职教诲有培养奴才或奴性,拍马溜须,察言观色,唯上是从,放弃自我,成为工具之嫌。

以上想法和看法然否?

如果你以为然,可能就错了。

我明辨这些,认清这些个道理,甚至认清自已,差不多用了30年的时光----说笨亦可。

以上这些话,是西点军校培养人才十大理念之一——“服从是管理之母”。西点军校不同时期的优秀教员,总结归纳,要求学员在“服从理念”应该做到的。

对服从理念的认知与反省,来源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战略研究部教授马骏博士的授课。他讲西点军校十个理念时提纲挈领,激情飞扬,我之所以对“绝对服从”触动至深,大概还是因自己多年来自由主义严重、吃亏太多之故吧。为吃透“服从”理念,我还买了早有耳闻、一直没顾得上翻看的西点军校《22条军规》仔细研读。

也许是企业发展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之故,对类似西点军校这类比较优秀的组织的管理之道都有较强的探究兴味。

西点军校是美国甚至全世界是最有名的军校。自1802年建校以来,先后培养出2名总统、4名五星上将、3700名将军,美国陆军40%的将军源于西点。但很多人不知道,这里还是培养商界领袖的摇篮。美国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以及通用电气前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曾被问及同一个问题:在培养领导者方面,谁做得最好?他们的答案既不是哈佛商学院,也不是通用电气,而是美国军队。当今世界500强企业中,约有1000多名董事长、5000多位总经理毕业于西点军校。

200多年的历史证明,西点军校其管理理念、组织理念等方面却有其独到之处。军队是组织,且是全世界最有效的组织。企业也是组织,好企业也须是最有效的组织。这两种组织的高效运行都要靠人才,人才的培养都要靠符合组织系统且高效运转的理念。每个企业都有一套自己的工作系统,上层的意志,只有通过下属的绝对服从,无条件地执行,才能变成一种强大的执行力。否则,纪律松驰,目标混乱,必然是一盘散沙一事无成。

这就是组织对员工强调必须无条件服从的理由,尤其当一个人还是普通员工时。

在一个团队里,有的人掌握方向盘,有的人是发动机,有的人是传动轴,有的人是轮胎。分工没有高低贵贱,但有重要和一般之分。每个人都应该干好本职工作以及配合好他人的工作。你只是这个系统中的一点一环,而不能随心所欲地率性、任性或挥洒自由与个性。

何时允许有个性?如同询问车要往哪里开?我想,等到你成为掌握方向盘的时候吧。

人的思想,都具有向往自由的天性,组织规矩具有天然的冰冷与坚硬。西点有它的缓冲带,即当上司需要你发表意见的时候,不撒谎、不欺骗,畅所欲言。在报告或讲话时,如怕不附和上级的口味,可以事先征求一下上司的意见等等。西点除了强调对上司的绝对服从,强调纪律就是圣旨之外,同样告诉你“冒险是成功的前提,自卑是成功的墓地,独立思考为自己奋斗,想象力就是竞争力,变通代表着对智慧的考验,钻研方法把握机遇即为战略眼光,停止空谈立即行动,人格的完善是本,学习能力为一切能力之母”等理念。

如果明白并接受以上道理,今天让你再翻阅海明威的《永别了,武器》时,我想至少会有五个视角来解读:一是普通读者的视角,你可以明了它是海明威一部带有浓郁自传色彩的作品,是他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受伤的十年后,完成的具有强烈反战情绪的小说而已。二是假如我是个军官、你是一名战士的视角,如果你是一名将要上战场的战士,我不会让你读这本书,它会苏醒你的人文意识,影响你的战争观,进而影响你作为军人的血性。因为海明威通过一系列的情节推演告诉你,战争是一种荒诞的行为,是政府对人们的一种欺骗和利用,政府用正义的名义骗大众去前线奋战,但结果只是牺牲。可如果是正义的战争呢,作者没写。三是自我阅读的视角,战争就是既伤害人的身体又伤害人的精神,但无法摆脱。在战争中人们失去了一切。当人们意识到这一点试图结束战争时才发现原来战争是无法结束的。四是你若是美国公民的视角,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你可能会因为读了这本小说而步入反越战游行的行列。五是世界公民的视角,读了这部名著,在今天,你会像特朗普一样自揭真相:伊位克克没有杀伤性武器,美国却发动了战争(202067日新华每日电讯)。也会为眼下中印加勒万河谷冲突,印度媒体批评“莫迪政府和尼赫鲁一样,手上沾满了士兵的鲜血(2020.6.21今日头条)”而感慨印媒说真话的勇气与胆量。

总之,一个人的成长中,综合素质重要,但明白目前的定位更重要。所谓的定位,就是眼下吃哪碗饭就必须守哪行规;就是正在扎根泥土时,不奢望诗与远方,认识现实接受现实;就是没有成绩时不要强调平等与尊严;就是认识自我理解行规理解上司;就是当诗与远方能够给养你时,方有放马狂歌、乐已娱人的艺术天地,以及驰骋于学术天地里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独立人格、自由思想。

也许是明白这些事理太晚,多年来,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时有不愉快、压抑,难有坦然大气,主因还是和上级关系不睦。我明知他们其实都很优秀,可我的问题在哪里呢?----个性突出,细节疏漏,律己不严,自由逾度,这是多大的错吗?上司如果有错,我自觉不自觉抵制一下,修正一下不妥吗?“致良知”(按良心办事)很难,我偶尔坚守一下不行吗?

无疑,我的辩解许多次换来的是说得清、道不明的批评、训诫。甚至多年前有一次和上司发生较大冲突,气到想发疯,想辞职的地步,最终还是理性圈住了心中的恶犬,自己抚平了内心的创伤。上司有没有错?办事需讲组织程序,规矩是什么?我错在哪里?上司的错多少与我相干?我背后还和身边朋友一起交流、恶评上司的毛病,以抚慰心中的怨艾。今天才明白,我的问题多是把灵魂的多元、自己的观点与组织的目标与规矩放在一搭,搅混了。因搅混而不太认可组织的某些规矩,对上司的严格要求或对付应付或直接表达不满,于是矛盾不请自来。

理念总是影响着行动,能分开吗?本来不能分,但社会对劳动的分工,上溯到对组织的分工,必须分开,这属于劳动的差异化。差异有多少主要还是由自己决定的,但有多少是由社会造成的?我没有分析过,但符合所有经济体的组织规则。

明白了这个道理,在职业生涯中,就要求一个人头脑中、心目中像个百货摊,分出许许格格,分别装着婚姻家庭、职业规范、诗与远方、人格修养等等,不掺混,各守各道。上班时,拿出组织的做人做事规矩,明辨组织排斥什么反对什么,让“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让人格独立保持自我滚得远远的,那属于哲学和人文理想范畴,属于深夜阅读、休闲思考的个人范畴,和组织规矩一般没有多少关系。这样做,你的心灵,甚至人格可能会分裂,我想分裂就对了,搅混就痛苦了。当然你能从心里理解并服从组织规矩,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分裂了。至于领导是否独断专横,同僚是否尖酸刻薄,与你没有半毛钱关系。谁不是靠长处生存?你只要遵守组织规则、积极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

很多人没有悟透这个道理,职业生涯中总在重复“埋怨中屈服,计较中奋斗,磕绊中成长,衰老中成熟”这样的过程。归根结底还是悟性浅,没有研究透人在组织中成长的规律,没有琢磨透一流组织规范背后的意义。

其实,这些道理并不复杂,最后能说服你的兴许只是一件小事:如流年岁月把你从一名小兵熬成一名班长,一个青年熬成一个父亲,手下或孩子的不开窍、执拗,让你费尽口舌也无济于事,甚至你愤怒得想骂人揍人时,自然会想到自己是否也曾让上司(父母)这般不省心?

多数人缺失的不止是换位思考。而少数人的优秀与卓越,则在于一开始就领悟了组织规则,竭尽所能,执行规则。于是他们成了任何组织“二八”定律中的那个20%,而这个20%争得一时容易,永久守住也难。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在服从与纪律领域内,同样有这样的规律。一个人悟道迟的坏处是,少了自省,多了挑剔,多了纠结,多走很多弯路;人家早已全心全意抓生产,你还在灵魂里闹革命,误青春嘛。

有人说,成熟是你越来越能接受现实,而不是变得越来越现实;不是你能用大道理说服别人,而是你能说服自己,理解身边的人和事。这种有意无意的改变达到了一个最简单的目的,适应,活着。一时活着容易,长久活着也不容易。它必然经历一次次的痛苦蜕变,让新生的自己适应外界变化。个人如此,组织亦如此。正如达尔文所说:“存活下来的物种,不是那些最强壮的种群,也不是那些智力最高的种群,而是那些对变化做出最积极反应的物种。”

自然,活得最好的,必然是认清了行规,参透了天地人和,心无旁骛、全心全意追求“极端化生存”的那个。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