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苑
首页
>企业文化>文化艺苑>岁月随想

秋 雨

 作者:李天巍          浏览次数:  时间:2020-09-14 17:10:03  【字体:

到今天荆山深处已经快下了一个月的雨了。天气潮湿的想让人钻进被窝,结果可能得到的答案是——不如再穿上衣服去椅子上坐坐。

我现在上夜班,你可能夜爬过泰山与华山,感受过让人窒息的怒风,你可能看见过凌晨五六点钟的太阳,但你永远想象不到半夜两三点钟刺骨的湿冷。项目部地处湖北荆山深处。湖北虽然是南方,但在这样一个银杏变黄的金秋时节,我已经穿上毛衣,外面还套着绒衣。也许是山里的缘故,湿气又加重了一倍。

一点钟,隧道管棚的工地上还有四个人。我和其中的一个很熟悉,是领班,我喜欢叫他老李,在隧道里他一般不干活,是指导下面的人怎么干,如果用缝衣服来比喻挖隧道,他就是那缝衣针,将所有工人穿连起来。然而现在老李也主动和大家干起活来,可能是天气寒冷需要暖暖身子,也可能和我一样看着干活的工人有些心酸吧。我很想帮他们干活,但我没有力气与技巧,只能默默写下这篇文章。

两点半,管子在四个人与挖机师傅的配合下快要装完了。挖机师傅打着哈欠从挖机上跳下来,洞口上面的小哥也顺着梯子爬了下来,大个儿走了过来,老李也顺势跑到我这边。

我们一起离开了管棚施工区域,头对头围在一起,蹲在地上,他们操着一口纯正的山西乡音。很难想象,他们类似上外教课的聊天,已经快被只来了两个多月的我听个大概。

“拿点柴油把火弄大一点。”

不久,火光照亮了六个人的面庞。

“咔”在火堆附近露出了星星点点的光亮。我在一旁闻到的是香烟与未充分燃烧的柴油的味道。

“这个鬼天气,唉。”不知道是黑暗里哪个人随便说了一句。

“抽完这支接着干吧,干完回去睡觉。”大个蹲着说道。

没有人说话。

“嘶——”不知是谁吸了一口烟。

几分钟没有声音,感觉像过了几年。

烟灭,工人不约而同站起来接着干刚才未干完的活。

雨还在下,淅淅沥沥,天气还是那么潮湿,冷得刺骨,他们的眉间上结满了水汽,不知道是雨水,雾气还是汗水。

天明。

雨依旧在下,工人从工地上走下来,四个人走成一排,沧桑的脸上略带疲惫。

在华山,曾以为华山挑夫是最辛苦的职业,到了工地,看到工人没日没夜的挖着隧道,才知道了什么叫“山外有山”。也许世界上有很多在隧道工作的人们,他们用肩膀与汗水铸造出工程奇迹。

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隧道一直挖着,改变的是手机上的时间,不变的是人与山,加油隧道工人,为你们骄傲!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